捕捉皮皮修小分队🚬

【戬杰】看图说话

结合视频和底迪口音食用真的是甜度满分了😭

离离原上草:

   
就可米今天那个,弟弟看哥哥录歌的视频。
看图说话。
    
————————————
   
他走出录音棚的时候,弟弟正踮脚坐在墙边的凳子上,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小孩儿刚刚拍完写真,做好的发型还没乱,身上穿着那件蓬松的飞行夹克,衬得整个人肿了好几圈,像一颗巨大的棉花糖。
啧,还有那么点,有那么点说不出口的甜。
“来多久了啊?”他想起自己刚才在棚里的时候,这熊孩子估计就在外面看着,也不知道幸灾乐祸成了什么样子,不免觉得有点窘。
“很久了呀,”弟弟的表情却十分理直气壮,“给我们朱老师捧场,必须是风雨无阻,不敢怠慢的!”


早些时候,的确是开过这种玩笑的。
还是年前,公司那首大合唱发布音源那会儿的事。弟弟几乎是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唱歌,难得实在地把嘴炮开到了自己身上,他当然上赶着调戏,却果不其然,又被怼了回来。
说着是风雨无阻,顺便录点小视频当收藏。开口就软乎乎没有一点杀伤力的小孩儿,威胁起人来也熊得厉害。
那时候他只觉得失笑,心想且不说有没有这个机会,就算真有,照弟弟这个懒得要命的性子,别说去现场捧场,翻身下个床估计都嫌累得慌。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不过隔了一个月而已,两场通告真的就能够撞了车,他们真的就成了此行的同路人。
当初立下了flag,当初的玩笑,也摇身一变,变成了承诺。


小孩儿努力证明,自己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照经纪人的话说:“你在里面唱,他在外面看,看得特别认真,喊都喊不动的。”
“对的呀,”那是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某个沉迷游戏的小圆脑袋也凑过来附和,“我看得可认真了,别人喊我,我理都不理的。”
明明自己才是话题的中心,他却总有点置身事外的天真,咬着一口小白牙,笑得格外揶揄。
经纪人和他一唱一和,扬了扬自己的手机:“还拍了照的,有证据证明我们查老师诚实守信。”
“就是,有人给我作证的。”
他听得失笑,偏过头去看弟弟,车外光影闪过,小孩儿戴着鸭舌帽,蔫坏蔫坏地望着他笑,像个机灵的小妖怪。
“可以可以,”于是下意识地就服了软,恨不得看他再得意一点,“查老师言出必行,不愧是我们全钧天最厉害的人。”


他向来是摸透了弟弟的筋筋骨骨的,知道他想要什么,更知道他想听什么。
于是中二期漫长的少年,因为得到了这个肯定,整个晚上都显得有点嗨。一直到了飞机上,还揉着粉丝送的小布偶扭来扭去,很不安分的样子。
他自然是在边上替他收拾行李,摸出小零食给他投喂,又替他点好饮料和飞机餐,打点手边的一切。
并不是生来就会关照人的性格,只是成了习惯,在他面前,就要做个永远靠谱的家长。人前人后,照顾他,被他依赖,明明认识也不过这么几年,却比知己老友还要亲近些。
飞机飞过了云层,小孩儿带上眼罩准备睡觉之前,还捧着自己的雪碧伸到他面前来:“你喝不喝呀?”
他的鼻梁上有一小块恼人的青,是前几天在片场被挡光板磕出来的,几个化妆师为他这点所谓的“破相”大呼小叫为难了好几天,弟弟自己倒是不怎么介意,只不小心挨着了,遭了疼,才会在他面前来卖惨。
二十多岁的人了,总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我不喝,”他叹了一口气,又多嘴交代,“你要是想睡觉,也少喝点。”
“哦!”弟弟闷头闷脑地应了一声,赶紧又哧溜地喝了满满一大口,这才老老实实蒙上眼罩,缩回座椅里去。
他给小孩儿盖好毯子,又抬手替他把被角掖紧了一些,动作顺手得要命。
可做完这些,自己也忍不住有些失笑了。


——怎么就能宠成这样呢?
剧组的人,公司的同事,都说他把弟弟宠得不像话。
可是对上他的时候,温柔好像发自内心,也不是最特殊,也的确是最特殊,就是舍不得不依着顺着。
默契是只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习惯是日积月累灌养出来的。
遇见他,也是必然的呀。


经纪人手里的照片倒是藏得不紧,隔天就放了出来。
没戏的休息日,他一觉睡到中午才醒,弟弟还在隔壁床抱着被子,蒙头蒙脑地打着盹。他抱着手机刷微博,一眼就在首页,看到了公司官博发的那张照片。
是在录音棚外面,画面上只有弟弟的小半个背影。
他穿着圆滚滚的飞行夹克,露着小半个通红的耳廓。


原来你是这样看着我的啊。
他摸了摸屏幕上弟弟的背影,顿时心软成了一片。
在这个位置,用这样的姿势,圆圆的后脑勺,乖乖的样子。
他突然像是隔着屏幕回到了前一天,回到了自己坐在录音棚里的那个瞬间。
只透过一层剔透的玻璃,就能对上小孩儿亮晶晶的眼睛,看见他笑眯眯的脸。
那道目光,一定是清澈的,温柔的,明亮的,可爱的。
他这样想。


那是只曾落在他身上的。
也是只会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的。


  
  
“跟随你好几钟头航班,跟随你跨万水千山。”
“是为了这个时候的你,我想要亲眼看一看。”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