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皮皮修小分队🚬

【白起×我】论如何正确脱掉特警学长的牛仔外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我:

*人家是一篇正经文


*私设有,给白飞飞上贡。你是我最想要的卡.jpg


 


 


>> 


 


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天已经漆黑得透出星光,降温的夜里落叶被风带着起飞打卷,我快走几步跑下台阶,随后一眼看到了路灯下的白起。


 


白起抱着双臂靠在机车上,在暖黄灯光下拉出一道修长的影子。见我跑过来,他直起身从后座拿出了一个粉色头盔,“今天这么晚。”


 


“嗯,要处理的工作好多。”总觉得他像是等了很久,我有点不好意思,接过专属头盔戴上扣好了系带。白起看着我,伸手理了一下我露在外面的发尾,又脱了自己的牛仔外套给我套上,随后转身跨上机车,“走吧。”


 


我抱紧白起的腰坐在后座上,他一路开的飞快,每次我都忍不住为他的车速担惊受怕,然而快归快,一路拂过脸上的风却都轻柔得不像话。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白起开始负责我上下班的接送,好像自然而然的,早上一出门就能看到他等在楼下,下班后也会下意识的在公司门口张望他的身影。有时出外景,他也总能借口顺路,不论多晚也要亲自把我送回家。


 


仿佛变成了一种习惯。


 


我把脸贴在白起的后背上,身上外套都是令人安心的气息,突然想到除了特警制服,其他大多数时候,白起好像都爱穿着这件牛仔外套。


 


“学长,”我抬起头,提高了声音不让自己的话吹散在风里,“你该不会是买了一打牛仔外套每天轮流穿吧?”


 


白起是个固执又嫌麻烦的性格,我丝毫不怀疑懒得打扮的他会这么做。果然,他微微偏了下头,好看的下颚线在车灯闪烁中一闪而过,“这样方便,不是吗。”


 


我默默吐了下舌头,在心里为自己的准确推测爆了个灯。但又不禁觉得白起长得这么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不多穿穿好看的衣服,实在暴殄天物。于是等到了家门口,我从后座上下来,把头盔递还给他时开口问道,“学长,明天周末,陪我去逛街吧?”


 


“哦,好啊。”他接过自己的牛仔外套,利落的穿上。


 


“我陪你一起买件新外套吧。”


 


“嗯?”果不其然,白起凝起眉,开口道,“为什么买新衣服?我现在的穿着挺好的,需要常常便装出警,穿太醒目反而不好,况且真男人从来都是靠拳头说话……”


 


“好了嘛,就当是我想看,行吗。”我忍住笑意,问他,“我想多看看学长穿新衣服,当做穿给我看一眼,好不好?”


 


白起盯着我,“为什么想看?”


 


我笑了,“就是觉得学长这么好看,想给你穿漂亮衣服。”


 


“……咳。”白起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像是有点微妙的脸红,过了半天才点了头,“知道了……明天我来接你。”


 


然后等我上了楼,他才一踩油门开走了。


 


>> 


 


说起来,记忆中白起除了穿制服出警,其他时候不穿牛仔外套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


 


但也不是没有。


 


有一次我很晚下班,因为工作不顺的事情烦恼至极,结果被白起强行拉去了他的拳击训练室。那个时间训练室已经关门了,我们站在楼下仰头看着训练室关了灯的窗户,我还没开口说回去吧,就见身旁的白起一下子腾空飞了上去,轻车熟路的打开了窗,转而又倏地飞下来,揽住我的腰再次轻轻一跃,带着我翻进了黑漆漆的训练室。


 


那天的他说不上换装,只是把一贯穿的牛仔外套脱了,露出里面黑色的紧身背心和肌肉紧实的双臂。他教我握拳的时候站在我面前,我一抬视线就能看到他的锁骨,线条利落漂亮,但这背心领口实在开的有点大,我默默的想。心猿意马之间他又转到了背后,手把手握住了我,“你握拳不对,这样打会伤到自己的。”


 


“嗯。”我应声,脸微微发烫,随即跟着他手指的触碰换了一种握拳方式,开始试着去打沙袋。


 


白起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看着。我看似目不斜视,每一拳用力打在沙袋上,心里面却都是那件黑色背心的影子在飘来荡去。打了一会儿索性闭了眼,挥下最后一拳,然后转头对白起说,“我好像发泄够了,谢谢你带我来,我们回去吧……”


 


“当心——”白起开口,随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闪到我面前。刚才那个沙袋荡了回来,重重打在他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对、对不起……”我有点慌了,急忙抓住他的手臂,“你没事吧?”


 


白起摇摇头,顺着抓住我的手,将我往怀中一揽,“你注意保护自己,我就没事。”


 


我埋在白起胸前,透过背心薄薄的一层布料感受到他的体温。白起身上有风一样清冽的少年气息,偏偏又是经长久训练后肌肉线条完美的成年男子身体,散发的荷尔蒙挡都挡不住,这种莫名的结合让我止不住心跳漏跳了好几拍。


 


犯规。犯规。


 


我想,要给白起换件衣服,但绝不能是背心这样的。


 


 


>> 


 


隔天周末,一早白起就被我电话喊起来,两个人去了商场。


 


白起一手挠着头发,嘴巴里嘟囔着力量比打扮更重要那一套真男人理论,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个钢铁直男。


 


挑衣服的时候导购小姐热心的过来介绍,“这边一排是我们本季新款,您男朋友穿一定好看,还有这边橱窗挂的也可以看一下,以您男朋友身材肯定适合……”


 


白起在旁边东走走西看看,完全充耳未闻的姿态,仿佛不是给他买衣服的一样。但我还是敏锐的捕捉到,随着导购小姐一口一个男朋友的叫着,他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真是,可爱的让人想捏。


 


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块吸光板,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小姑娘的目光。


 


当然,目光的焦点不在我,在于旁边这位。


 


人靠衣装这个词不太适合白起,毕竟他就算穿身破报纸,应该也不会有人质疑他的颜值。但是说是美玉增辉,绝不为过。


 


白起丝毫没注意那些堪称炙热的视线,他单手扯松了颈间的领带,又解开最上面那颗衬衫扣子,露出脖颈光洁的皮肤,这个动作瞬间使得周围小姑娘们从炙热转为了沸腾。


 


“还是不想系领带……”他小声念叨。


 


“啊?”我疑惑,“那刚刚我给你套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啊。”非但没说,戴的时候他明明看起来美滋滋来着。


 


白起微微一顿,开口道,“因为你喜欢,你给我戴什么我都喜欢。”


 


“……”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也沸腾了。这情话满级技能到底是哪里学来的?


 


然而纵火犯本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撩,还在一个一个发直球过来,


 


“你喜欢我穿这样?那以后都穿给你看就是了。”


 


“虽然我还是觉得比起在意外表还是保护你更重要。”


 


“不过你喜欢的我都会去喜欢,因为我……”


 


在我的脸彻底熟透之前,我选择迅速拉住他的手赶快脱离人群,“……我知道了知道了你别讲了啊。”


 


白起被我这一拉,不知道愣住了还是怎样,乖乖闭了嘴,任由我带着他向前跑。


 




>>




我拉着白起没头没脑的跑到商场之外的小树林旁,心里砰砰直跳。虽然有些感情任由傻瓜也该能明白,但真的要戳开了面对起来,我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白起站在我身后,微微的喘息着。他一米八几的个子被我这样拉着跑一路,想必不是很好受,


我刚想回头跟他解释些什么,突然心头莫名一阵刺痛。


 


不好的预感总是来得快而准,我立刻转身,“小心”两个字还没喊出口,白起就扑过来一把抱住我,把我压在了草地上。


 


一颗子弹凌厉的呼啸着从上方飞过。


 


白起迅速起身,一手揽住我的腰,一手招来了气流当做屏障,随即一跃而起,两个人稳稳的飞到了空中。


 


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我的能力觉醒以来,时不时突发的危险,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幸运的是每次我都有白起。


 


又一颗子弹从下方呼啸而来,白起招手将屏障挡在了我们面前。以往他都是用风作为屏障,将我阻绝在枪林弹雨之外。但是这次,在他身后的我却突然有种不那么好的预感。


 


人们常说,喜欢是藏不住的,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可能,这就和本能一样吧,身体的反应永远超于大脑,我无法用嘴巴说出我为什么会挡到白起身前去,但我的身体代替了解释。那颗子弹穿透了屏障,带着破碎的气流直直地打入了我的肩膀。


 


痛是肯定的,但更多的还是担心白起会不会受伤。好在白起反应迅速,抬手举枪将再次袭来的子弹砰砰打落,之后便把我打横抱起,立即向着市医院的方向飞去。


 


我在白起的怀里抬头看他。他像是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慌张,但最终还是失败了。我听见白起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紧张,


 


“为什么会帮我挡子弹……你是不是傻……”


“不,是我,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你会没事的,相信我。”


“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最后变得坚定。


 


我顺着白起的脸看下去,发现他的风衣衣襟上已经蹭上了大片的血污。


 


真是可惜啊。我不合时宜的想着。这才第一次穿。


 


失血使得我的大脑慢慢开始混沌,但是心灵里的想法却逐渐变得明晰。


 


啊……以后还想看他穿这么帅气的风衣。


想看各种好看的白起。给我一个人看的白起。


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想……


 


还想和他做很多事情。


 


 


>> 


 


冬日的早晨带着寒露的新鲜,一抹晨曦映在厨房的窗子上,透过玻璃的雾气变得晶莹明亮。


 


我将两个鸡蛋打进锅里,正准备伸手去拿盐,就听见背后拖鞋趿拉着走过来的声音。


 


下一刻,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蹭在了我的肩上,白起没睡醒的暗哑嗓音在耳边响起,“老婆大人。”


 


说起来不怕大家笑话,白起白警官,枪林弹雨里浴血过的男人,说铁骨铮铮也不为过,结果到头来,居然是个赖床赖到地老天荒的三岁儿童。


 


“老婆大人。”白起的脑袋靠在我肩膀上,“我的制服放哪儿了。”


 


“你今天不是不去警局,还穿制服吗?”


 


“哦,那我的牛仔外套呢。”


 


“……”


 


关于牛仔外套这件事情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十六岁那年的时光,有漫天飞舞的银杏叶,有空气中清澈回荡的钢琴声,还有少女懵懂初解的情愫。


 


大概是那时正好看了一部不可饶恕的西部电影,大概是思春期少女之间互相交流理想型的小小心动,又大概是那天风儿太温柔,把自己那一句“英勇的牛仔骑士”也随着银杏叶吹向了窗外白衣少年的耳侧。固执本就长久,固执的十年过去,就真的等到了长久。


 


而如今,我的牛仔骑士正像个巨大的人偶一样压在我身上,丝毫没有了当年的冷漠嚣张。白起的双手顺势向上,环住了我的腰,“我困……我们再去睡一会儿吧。”


 


我被他吐在耳边的温热气息搞得快要浑身无力,只好愤愤然一把推开这个巨型挂件,“白警官,请不要一大早色诱我好吗,你的人设不应该这样的,再这样撩我,韩野和你警局的小迷妹们会脱饭的!”


 


听言,白起终于站直了身体,单手抚上下巴,很认真的不解道,“色诱?什么算是色诱?”


 


这算什么?直男撩法吗?还没等我开口,他突然想明白了似的轻轻笑起来,随后将脸凑到我耳边,“我懂了,昨晚你在床上那样的,就算是色诱吧?”


 


我脸上涨红,默默的转身抄起锅铲,白起见状,立刻配合的向厨房外跑去,“救命!”


 


我在后面追着他打,“下次别喊救命,喊老婆大人我错了!”


 


跑在前面的白起突然一个转身,我来不及站定,一下子撞进了他的怀抱。


 


“老婆大人。”


 


我抬起头,对上一双温柔的金棕色眸子,溢着满满的笑意。下一刻,温热的气息洒在脸上,嘴唇被人轻轻地覆住。


 


“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


 


平底锅里的煎蛋还在滋滋作响,客厅的闹钟滴答滴答走的欢快,门外寒露未消,而那件熨烫服帖的牛仔外套就挂在门口。


 


你的名字叫白起,你本就那么好看,那么让人心生喜爱。


 


而我又何尝不庆幸遇到你,我的牛仔骑士。






———————————————————————————————


END




*他那么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不穿也好看


*我永远爱白起.jpg












 



评论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