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皮皮修小分队🚬

【粮食向】王杰希不是普通的懒癌

谦和:

而是复杂多变的魔术师。





  •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Q:我想请问虫爹,王杰希在第一届世邀赛中不愿担任队长一职是因为他会重新用起曾经的魔术师打法吗?


A:不是,是因为懒。


——2016.11.11蝴蝶蓝微博





“非常荣幸,但我确实不适合。”


王杰希说得很诚恳也很笃定。自出道起就担起队长大任的微草王牌此刻即使坐在转椅上也显得四平八稳,面对世界荣耀邀请赛相关的厚厚一沓资料脸上仍没什么表情,对于“国家队队长”的职务表现得兴致缺缺。


这可大大出乎冯宪君的预料。万众瞩目的世界级荣耀赛事即将拉开帷幕,能代表国家参赛绝对是一众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事情。而被选为众位联盟一线大神的队长,全权管理这群刺头,那绝对得是队长中的战斗机,刺头中的零零七。这不只是对一个玩家荣耀水平的认可,更是对一名选手整体素养的高度肯定。


然后王杰希居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冯主席咳嗽了几声,问:“能说说具体原因吗?”


“这个有多方面的原因,希望联盟可以理解。当然,主要是我个人的原因。”王杰希顿了顿,没讲“个人原因”到底是什么,而是接着说,“更何况,队里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冯宪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等着王杰希的后文。王杰希伸手把资料纸页翘起的边角压下去,整理好后放回冯宪君面前。


“我推荐喻文州。”


冯宪君陷入沉思,毫无所觉地吃了一嘴茶叶,听到“喻文州”这三个字着实有些出乎意料。这当然不是因为喻文州的实力有任何问题——事实上他的确排在队长人选的第二顺位——而是因为微草蓝雨宿敌之名太过深入人心,王杰希这么大公无私任人唯贤,抛去两队恩怨一心顾全大局还真让冯主席有点小感动。


五分钟后王杰希在其乐融融的气氛中与冯宪君道别,站起身走出了联盟主席的办公室,深藏功与名。在过道里他依然面无表情,但嘴角放松,眼神明亮,踏着昏暗的灯光大步向前。




回到微草俱乐部,王杰希像平常一样进了宿舍楼。队员们在进度不一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开启美好而闲适的夏休期。为了通风大家的房间门都敞开着,王杰希一路走过去,一路无奈地感受着换一个门口就换一种独特味道刺激鼻黏膜的痛苦。


高英杰屋子里的味道十有八九是因为他刚洒了一杯奶茶,刘小别的房间散发着浓郁的红烧牛肉方便面调料包的气息,许斌翘着二郎腿捏着一次性筷子,满头大汗地吃麻辣拌,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箱放在脚边。


高英杰最先发现了王杰希,连忙放下拖鞋打招呼:“队长你回来了?”


王杰希放慢脚步点头:“嗯。”


许斌端着塑料碗探出头来:“是世邀赛的事儿吗?”


“是。联盟的意思是让我当队长。”


“真的?!”这下本来窝在屋里的队员们呼啦一下全冲到了走廊里,又崇拜又惊喜地望着他们的队长。王杰希觉得这帮小子看自己的眼神活像见到了大熊猫。


许斌艰难地把土豆咽下去,不顾满嘴油光锃亮,问道:“那队长你怎么答复的?”


王杰希说:“当然是拒绝了。”


整个楼道都陷入了仿佛黄少天犯咽喉炎一般的寂静,微草的小年轻们被自家队长视功名为粪土的高尚精神震撼到了,果然魔术师的思路非常人所能理解,这样坚定的选择背后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考量。为了满足所有人的好奇心,许斌问:“为什么?”


王杰希一脸理所当然:“懒得当。”


微草众人:“……”


“都快收拾东西吧,别整天丢三落四的。”王杰希挥挥手让众人各自散去,然后叹了口气,扭头和站在原地吃了块面筋压惊的许斌抱怨:“集训定在B市,到时候其他人肯定逼我请客吃饭。”


许斌配合地递去一个怜悯的眼神,但谁都能看出,虽然王杰希又是叹气又是嫌弃,但眼里的笑意却非常明显。




集合当天所有人惊讶地发现王杰希不是唯一的B市人,叶修横空出世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然而请客吃饭掏钱的重任还是落到了王杰希头上,因为黄少天说:“叶修这个家伙的饭我们都不屑于吃好嘛看到他瞬间有没有胃口了对不对简直憋了一肚子气啊难道有人想看着他的脸吃饭吗?!更何况我堂堂剑圣坚决不吃嗟来之食我可是很有原则的……”


王杰希爽快地点了菜,然后说:“嗟。”


黄少天:“……”


王杰希问他:“吃吗?”


最后很有原则的黄少天还是看着对面叶修的脸吃完了“嗟来之食”。事实上,对于大多数职业选手来说,吃东西的重要程度远比不上为游戏里的角色加加血。于是荣耀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这群标准游戏宅的饭后消食活动。


“看你们都跃跃欲试的,就自由PK一下吧,增进增进感情。”叶修摸出一根烟,“我不参与啊,别都奔哥来。”


方锐揶揄他:“老年人能忍住手痒?”


叶修说:“你别光顾着刺激我,要上场也可以,你不是一个人打八个王杰希嘛,我借张账号卡削弱下实力也就是七个老王,凑一凑正好和你打一场。”


那边游戏里王杰希看着朝他这边走来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就是眼皮一跳,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一叶之秋和唐三打也走了过来。


方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少天已经从电脑显示屏后探出头来:“老叶你就吹吧,你这水平最多两个老王不能再多了,我呢富富有余和五个他差不多,我们三个加起来才是八个,这样和方锐打比较公平啊你说是不是!”


方锐狂翻白眼:“公平你妹啊!你俩要点脸,人家都进竞技场了!”


几人一看,王不留行vs索克萨尔。


黄少天拍案而起:“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怎么就先接受队长的邀战了啊明明我是第一个发请求的人先来后到懂不懂啊你们说说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王杰希正在调整耳机,把黄少天的话听了个大概,简单解释道:“喻队是最后一个发的,提示框在最上面。”


“……靠你敢不敢更懒一点啊!”黄少天崩溃。




当日各位大神间的混战暂且不提,总之从那天起“王杰希”就变成了个计量单位,直到众人两天后飞去苏黎世也依旧被国家队天天挂在嘴边。


“酒店自助非常好,早晨吃得特别饱,上午训练整个人精神得足有三王杰希。”


“这视频里双方都打得挺猛,可惜水平还是只有半王杰希。”


“咱们队的两个妹子太可怕了,购起物简直十八王杰希都只是最低线啊!”


……


这些无伤大雅的调侃对于在垃圾话中浸淫多年的王杰希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但在某一天张新杰用十分学术的态度推了推眼镜,说出“对手实力约为五分之四王杰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扶额了。


而喻文州问:“哪个王杰希?”


张新杰在镜片后眨了眨眼。


喻文州解释:“三赛季的最佳新人,改变打法的冠军队长,还是全明星赛上的魔术师?”




训练间隔休息的时候,张佳乐叼着吸管站在空调下吹风,顺口评价道:“王杰希真是个奇怪的人。”


叶修拧开水杯:“怎么突然感慨起这个?”


“今天早晨我找新杰的时候发现他在和王杰希打乒乓球。”张佳乐说,“过了一会儿王杰希手机响了,铃声居然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不奇怪,他起床闹铃还是五环之歌呢,都是黄少天偷偷改的。”叶修表示早就习以为常。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换个正常的?系统铃声也行啊……”


叶修耸肩:“他懒得换。”


张佳乐顿时眼睛瞪得像铜铃:“他懒?!”


“懒啊。”叶修说,“告诉你个秘密,很久以前嘉世和微草友谊赛的时候,他们微草请客吃食堂。当时因为团队赛微草输了,方士谦气冲冲地把筷子盒放远了些,拿筷子要多走十几步,然后王杰希居然就真的拿勺子吃完了面。”


张佳乐问:“他为什么不选择吃米?”


叶修想了想:“可能因为盛米排队的位置比盛面的远几米。”


张佳乐:“……”


被叶修揭了老底的王杰希此时正毫无所觉忙里偷闲坐在角落自己和自己下象棋。


他一面是四平八稳冷静过头的微草队长,一面是满怀热血难以捉摸的荣耀玩家。团队赛里言简意赅的指挥是他,放松时奇异诡谲的魔术师是他,签名时懒洋洋只写个姓氏的年轻人是他,聊天时顺着其他选手的话头瞎扯的大小眼也是他。


三天后小组赛第一场,擂台赛第一顺位出场的,也是王杰希。


魔术师的那个王杰希。




“图挺普通啊,看来不打算搞幺蛾子,计划正面上。”叶修和喻文州在选手席上讨论着。全息投影显示的游戏场景是几个没什么特点的小山丘,溪水从沟壑中缓缓流过,整体来看地形起伏不是很大,所谓丘陵也不过是圆敦敦的小土坡。


双方角色一刷出,就开始快速靠近。对手是个魔剑士,名字是一串没人能看懂的J国文字。等两人相距十五个身位格时,他毫不犹豫地起手就是一个大招——电光波动阵。空中亮起一个电球,闪电“噼里啪啦”地朝王不留行劈了过去。


王不留行急停,随手一个魔法弹,紧接着横向加速,一下子转到一个山丘后面,消失在了魔剑士的视野里。


而魔剑士也脚下方向一变,躲过攻击的同时快速向土坡的另一侧移动,朝着前方就是一招冰创波动阵。这是一次极其精准的预判,围着山绕了个圈的魔道学者被带着寒意的剑气罩了个正着,移动速度明显下降。


王杰希操作着王不留行不退反进,魔剑士也立刻正面迎上来,却发现自己的移动速度同样变慢了,周围浮动着亮晶晶的银色粉末。


——寒冰粉。


“开什么国际玩笑,老王这是要打一场慢动作之仗吗?!这也太搞笑了吧!”场下黄少天忍不住吐槽。


此刻的场面确实有些让人哭笑不得,原本流畅的战斗像是突然被调成了0.5倍速,双方缓慢地交换着技能。然而其中存在着一个小细节:王不留行身中负面状态的时间,比魔剑士早了两秒。


——这意味着他的状态解除要早两秒。




两秒,足以让一直慢吞吞发射魔法弹的王不留行猛然飞起,暗夜斗篷抓取控制,熔岩烧瓶脱手攻击,而刚被岩浆浇了一身的魔剑士紧接着被一记重力加速拍扫到了地上。


魔剑士的操作者也是顶尖高手,就势一个翻滚滚出了魔道学者的攻击范围。但等他站定,却并没有看到对手的身影,而自己的生命值依然在不断下降。魔剑士边试探性地挥剑边转动视角,却仍旧一头雾水。


观众席上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实在是国内无数荣耀迷期待已久的场面——


魔术师,封印解除。


依靠遮影步技巧,加上魔道学者的飞行技能,从场外视角看起来王不留行就像一个火箭筒一样绕着对手乱飞乱打,诡异的飞行轨迹加上技能特效所带来的视觉效果极富煽动力,立刻点燃了全场观众的热情。


奇异诡谲,变幻莫测。




“这家伙不会就这样被老王一气连到底吧!”张佳乐说。


“不太可能。”李轩摸下巴,“世邀赛没有废柴。”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魔剑士终于动了。


剑波三叠浪,破局!


荣耀中很多连招和打法,使用久了就变成了一种套路。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典例,因此可以在很多时候出人意料,无往不利。而在世界赛场上,情况更加复杂了:每个国家的套路不一样,别人眼里的套路,可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战法。


为世邀赛做准备的时间太过有限,就算队里的四大战术师不眠不休,也没法完全整理好每个对手的战斗习惯。不同于国内比赛时的知根知底,此时选手们在场上所依靠的主要是多年来培养的应变能力与战斗直觉。


而此时魔剑士使出的剑波三叠浪,就与国内常见的玩法不同。顾名思义,这种连击会依次挥出冰霜、烈焰和疾光三重剑意,负面状态叠加,接连对对手造成伤害。而场上挥出的三剑,却是完全朝着不同的方向。依靠着挥剑的同时快速走位旋转,剑气伴随着光晕绕着魔剑士角色连成了一个完整圈,击飞了正在贴身攻击的王不留行。


紧接着,裂波斩!


这个封锁抓取技在魔剑士银武的属性加成下相当强悍,法术结界瞬间封锁了王不留行前后左右所有去路,裂波旋转着撕裂空气,光效甚是宏大骇人。魔剑士依旧在拉近距离,紧接着开启冰创波动剑,蓝幽幽的冰晶一路向前铺去。


然而等上一波攻击的光影效果淡去,只剩下冻了一层冰的地面时,全场观众惊讶地发现,王不留行消失了。




“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叶修感叹。


喻文州笑了笑:“魔术师思维。”


张新杰纠正他:“王杰希思维,魔术师操作。”


场上魔剑士茫然地向前走了几步。对手哪儿去了?难道刚刚被打死了?那怎么没有胜利提示啊?


下一刻,王不留行出现了。他仍旧没有出现在魔剑士的视野里,但出现在了全场观众的欢呼中——


他从魔剑士背后破冰而出,带着丝丝寒意和点点星光,挥开碎冰举起扫把,一个低阶清扫就让对手浮了空。


突如其来的变故与爆发太过激动人心,呐喊声简直掀翻场馆屋顶。此时冰创波动剑效果消失,观众们才一拍被肾上腺素冲昏的脑袋,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刚才那场精彩绝伦的魔术表演的真相。


真相其实很简单:那里有条河。


被剑气震开时王杰希有意识地控制了王不留行的落地位置,恰好停在河边。裂波斩一发出,他就卡着时间,噗通一声下了水。本来是为了躲避攻击,结果对面冰创波动剑一发,河面就和陆地上的冰晶冻在了一起,王不留行顺势潜伏下来,等待魔剑士走到冰面上,再给出猝不及防的致命攻击。


接下来的战斗基本没什么悬念,魔剑士大招都在CD,王不留行也根本没给他再搞一次三叠浪的机会,一气连到死了。




“天啦妈啊哎呀!”柳非在看着直播在微草群里哀嚎,“队长怎么这么牛逼!”


第一个回复的是不知道在哪儿混但仍旧心系荣耀的邓复升:“可能是因为他终于偷了个懒。”


柳非震惊:“你也觉得队长懒?”


“当然了。”邓复升透露,“以前我和他住一屋,睡前泡脚他都比我晚出脚盆,就为了让我帮忙拿拖鞋。”


刘小别也震惊:“没想到队长是这样的懒癌!”


这个新八卦莫名让微草队员们心中的王杰希多了一丝人气。毕竟一直以来,固然道路崎岖坎坷,他都始终风雨兼程,好像哪怕明天天就要塌下去,他也能用肩膀扛起来。




王杰希坐在比赛隔间里,完全隔绝了场馆内的喧嚣。


下一个对手即将刷新出来,王杰希调整节奏,静静等待着。擂台赛一挑五什么的还是做梦比较快,但对此他并不担心。


能浪一会儿是一会儿。剩下的对手,交给队友就好。


何况擂台赛后还有团队赛。这次的安排是喻文州战术控场,孙翔近战主攻,周泽楷远程掩护,黄少天伺机而动,张新杰治疗辅助,张佳乐第六人。这种只有全明星赛才可能出现的豪华阵容,即将真切地呈现在世界面前。


王杰希操纵着王不留行骑上扫把贴地前行,游戏里天空很蓝,和他们从机场出发去苏黎世那天一样。


他们坐在轰轰作响的坚硬机械里,加速度压着他们不断上升,机翼劈开雾气,机身冲上云层,纯粹的阳光刺破舷窗,白色的团絮在身侧翻滚。而他们一路颠簸,好在终将到达。




-END-



评论

热度(8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