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皮皮修小分队🚬

【全职/王杰希】不过是为爱犯下的小错误(一发完结)

未闻花名_要复习考试:

排雷: 
※王杰希x你 
 
※HE确认,好像有点甜哦 
 
※分手复合梗(又来?) 
 
※天知道王杰希和喻文州的人设有多难区分……吐血 
 
※1.3W长文,手机码字,看在辛苦的份上请不要转载好咩( ´▽`) 




☆未闻花名の同人文索引★


 
以上,祝看文愉快~ 
 
————————— 

 
01

 
“啊!” 
你吃痛地叫了一声,菜刀的薄刃雪亮反光,你的手指已经开始冒出大滴的血珠。 
 
王杰希闻声立刻撂开鼠标冲来厨房,咣当——厨房门撞在墙上发出闷响。 
 
“怎么了?”他话音刚落就看到你手指被菜刀割破的口子正渗血不止,大步上前,他执起你的手腕牵到唇边。 
 
这是要做什么? 
 
要把手指含在口中吗? 
 
不要。 
 
你稍一用力就挣脱了王杰希,把菜刀搁在一边,用没受伤的手打开厨房的水龙头,把流血的手指凑在水流下面冲洗。 
 
王杰希眸光微黯,张口想说什么,却是半晌没酝酿好说辞。 
 
他就这么站在厨房这方寸之地,看着你洗净手指的伤口,去客厅的茶几抽屉里翻出医疗箱,那种半透明的塑料质地箱子,松垮垮的搭扣你凭一只手就能轻易打开。 
 
你从里面拿出一盒创口贴。 
 
王杰希叹了口气,走到你身边蹲下,从你手里接过那盒创口贴。 
 
“至少这点事让我来。” 
 
你愣了一下,明明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 
 
王杰希低着头从盒子里抽出一片创口贴,撕开纸膜团成一团,他长指小心地捻着创口贴两头的胶布,把中间的那一小块纱布对准你手指的伤口。 
 
贴上去的时候有一点痛。 
 
伤在指尖这样的位置很尴尬,因为规则的创口贴很难完全贴合细长的指尖,总会留下些缝隙,那一点贴不到手指的部分就很容易变的脏兮兮。 
 
但王杰希贴的很仔细,他牵扯着胶布一头,调整着角度往下拉了拉,巧妙地保证覆盖你伤口的同时又不让胶布有空隙,就这样把你的指尖包裹的服服帖帖。 
 
为什么他总是在这种地方做的这么细心呢? 
 
那是没有必要的啊。 
 
“好了。”王杰希攥着剥下的创口贴纸,顺手把医疗箱整理好放回原处,见你还蹲在那里忍不住牵了牵嘴角。 
 
“怎么了?还疼吗?” 
 
“没有,谢啦。” 
 
王杰希伸手摸你发顶的动作顿了一下,因为是这样亲呢的动作,他僵住的动作尽管只有一瞬间,你还是察觉到了。 
 
你知道王杰希介意什么,可这是你无论如何都无法适应的问题,只好假装不明白,你尴尬地移开视线。 
 
“饭就别做了,我叫外卖,想吃什么?” 
 
王杰希伸手想扶你站起来,你却偏偏很巧地侧过头,视线刚好错过了他的手,你随意一撑地自己站起身来。 
 
“不用了吧,菜都准备好了,我炒一下很快的。” 
 
“可你切到手指了。” 
 
“不要紧,这点小事而已,不要沾水就没问题啊。” 
 
王杰希眼神深邃一瞬,显然他有些不满。 
 
“一直以来有个问题想问你。”他突然一改语气,表情也变的严肃起来“接受我的好意就这么让你难堪吗?” 
 
“什么……?”你一时没反应过来,或者说其实是你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直白的问出口。 
 
“我说,我关心你让你难以接受吗?” 
 
“不……也不是……” 
 
王杰希认真起来的样子有点可怕,你下意识地回避他的视线。 
 
“那么……你能解释一下吗?” 
 
“你不要在意就好啊,我本身就是这样的人,习惯了而已。” 
 
“不行。”王杰希不接受你逃避问题的说辞“我没办法不介意。” 
 
关心不被接受,温柔总被回避,这样的事情多了难免让王杰希感到挫败。 
 
你皱了皱眉,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深吸一口气。 
 
“那我就直说了……老实讲,我不喜欢你这样。” 
 
“不喜欢我哪样?” 
 
“一点小事而已,你总是很在乎的样子,比如刚才……不过是不小心切到手而已,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你反应好大,完全吓到我了。” 
 
“一点小事?”王杰希也蹙起眉“指甲都劈了。” 
 
你无所谓地一耸肩“等等,杰希,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定义这些生活琐事的,但至少在我看来这不算什么。就算撇开这次不谈,上周洗完澡膝盖撞到椅子角,你也立刻就过来问我有没有事,还有上次玄关的灯泡坏了,我踩椅子换灯泡,你就为此唠叨了我半天……” 
 
“你不是踩椅子,是把椅子放在桌子上再踩上去,那样很危险。”王杰希纠正你。 
 
“你看你又来了,我既然去做一件事当然也会注意自己的安全,这不过是一点小事……而你,我是说……杰希你总是太紧张我了,这样让我很不舒服。” 
 
王杰希抿着唇,表情不太好。 
 
“还有吗?” 
 
“什么?” 
 
“我做过让你不舒服的事,既然都说出来了就不妨把话说开,也好让我知道我到底有多不了解自己的女朋友。” 
 
王杰希的语气里已经带上了火气,你被他噎了一句脾气也上来了。 
 
“行,那我就干脆说清楚。”你噔噔跑去书房,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条烟。 
 
王杰希眯了一下眼,他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果然—— 
 
“从上个月开始就非要我改抽这种凉烟,把我藏起来的私货都悄悄拿走了,我很不高兴。” 
 
“难道要我提醒你上个月月初你每天抽一包半犯咽炎的事?” 
 
“月初工作忙压力大,还不允许我放松一下?就因为那么一次,从此之后都只能抽凉烟,你是不是太霸道了点?” 
 
“你……” 
 
王杰希原本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攥了起来,用力到手背上的血管都分明起来。 
 
他努力压着怒火,尽量控制着音量反问你:“既然你不愿意,当时为什么不说?” 
 
他的话像撬开了你压在心底许久的箱子,一瞬间那些被你隐忍下来的不快全都要向他倾倒出来。 
 
“我怎么说?你让我怎么说?我心里惦记着你做的这些出发点都是为我好,我也不想拂了你的好意。就拿刚才切到手的事说,我就是不愿意你含着我手指,你就觉得被我拒绝了你的温柔,我还能怎么办?” 
 
你气上头来,把那条王杰希买给你的女士烟扔在沙发上。 
 
“杰希,我真的不明白,谈恋爱之前你不是这样的,我跟你一起相处也好聊天也好都觉得轻松自在,为什么我们在一起了反而变的这么小心翼翼?” 
 
王杰希愣了愣,眼里闪过一瞬复杂的情绪,继而又重归平静。连同他刚被你惹怒的心情也都平复下来。 
 
“因为我爱你。” 
 
“……” 
 
这回换你无言以对。 
 
你并不感动于他表明心迹的话语。事实上这样的做法蠢透了——吵架的时候说出的爱语只会让人觉得肉麻。 
 
“谢谢你。” 
 
你踟蹰半晌,最后只憋出这三个字。虽然其实你听到他说爱你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嘲讽他,可你也深知这是因为你正在气头上。语言有时可以是不见锋芒的利刃,而你并不想用气话伤害他,毕竟……你爱他。 
 
可是你这样弯弯绕绕的心思和体贴似乎没有起到预想的效果。王杰希在听到你的话后脸色更难看了。 
 
“你就只想说这个?” 
 
“我是认真地在道谢……” 
 
“为什么是道谢?” 
 
“我……”你开了个话头,却发现其实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们明明是在吵架,气氛一度都剑拔弩张,压制怒火不去随意宣泄,你觉得这已经是你在激烈的情绪中所能表现出的最大温柔了。要你此时再低声下气地去解释「为什么我感谢你爱我」这个问题,那实在是难以启齿的。 
你是个普通人而已,你也有情绪也有脾气,做不到在吵架的时候也温柔平静,那是强人所难。 
 
是了,可是问题就是出在这一点。 
 
王杰希他仿佛不是个活人。 
 
你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 
 
这样的想法第一次出现在你的脑海里是你们在一起一段时间后。你认识王杰希有几年了,在成为恋人之前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不是很亲密的那种朋友,但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恋爱之前和王杰希的交流让你觉得十分舒适自在。 
 
可是后来呢…… 
 
“杰希,我其实也不是很懂。我想我还是很难理解你的一些做法。磕磕碰碰的小事,换灯泡这样的琐碎,喝多了第二天宿醉会头疼,抽烟抽多了会嗓子疼,空调吹多了难免感冒……这些事有那么值得在意吗?好吧……我不是想惹你生气,换个说法……杰希你在和我恋爱之前,独自一个人生活的日子里,你会如此关照你自己吗?” 
 
“那是不一样的……”王杰希的语气有些不太坚定,虽然说出了反驳的话,但他下意识地回想了一下,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的确这些事情都是些日常琐碎罢了,大约是谁的生活中都会遇到的。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你不小心撞到桌角不会捂着腿自己揉膝盖,你手上划破个口子也只是拿水冲一冲然后贴个创口贴,感冒了就随便吃两片药,然后会记得晚上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如果你自己的生活是这样的,为什么换到我身上就仿佛变成天大的事呢?我真的想不明白。” 
 
你歪着头,一字一句认真说出你的疑惑,这些已经在你心底积压许久,因为顾及着他的情绪,你虽然有些排斥,但一直不曾对他直说过。 
 
“我不觉得我需要这样被你过度保护,这让我有种自己是个废物的感觉。就算是我想接受你的好意和关心,我也做不到的——遇到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向你撒娇,要你来替我解决一切麻烦,那种事我觉得毫无必要。” 
 
王杰希不发一言地听着你说,他的眼神渐渐凉了下来。 
 
“切到手指的时候是有一点疼,就只有那一下,之后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无论如何那个小伤口也并不会因为你在我的身边而变的更疼,我也没办法让自己以此搏得你的关注和温柔……” 
 
“你等一下。”王杰希挥了一下手,打断了你的话,他收回手掐着眉间,显得有些疲惫,也有些不耐烦。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我最后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还没来得及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王杰希已经发问了——“你是不是并不需要我的关心?” 
 
你半张着口,好一会儿没接上话。 
 
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才能既表明你的内心想法又不至于伤害到他呢? 
 
你是……真的不需要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啊。 
 
这毫无必要不是吗? 
 
谈恋爱究竟该是怎样的呢,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如果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两个人在一起后反而要像失去了手脚一样被人关怀,你觉得那不是所谓的温柔。 
 
这样的关心太沉重了,像要盘剥你的独立和坚强,你不想长成一株攀附在王杰希枝干上的槲寄生。 
 
“我不想你过度关心我……因为……” 
 
“好。”王杰希突然开口截断你的话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真的知道了吗? 
 
明明你自己都没有想到合适的语言表达你的想法。 
 
“我们或许真的不太合适,还是分开各自冷静一段时间吧。” 
 
什么……? 
 
你惊讶地睁大眼睛。 
 
王杰希他……是在跟你提分手吗? 
 
“所以……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说要分手吗?” 
 
你压抑着声音,却怎么也藏不住那一点颤抖。 
 
你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决绝的,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不,或许是一堆小事……不知怎么就为这些琐碎吵起来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瞬,最后还是点了头。 
“对,我们……分开吧。” 
 
你一口气悬在喉咙里,心里像堵了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难受的要命。 
 
可是这种时候还能说什么? 
 
本来恋爱就是这样,两个人一起过日子,不可能总是甜甜蜜蜜,磕磕绊绊的事情是难免的,有些人熬过来了,有些人就被绊倒在那里。 
 
王杰希一贯是对你宠溺温柔的过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却表现的这么坚决,都没有给你留点余地。 
 
“行……”你低下头藏起眼底泛起的水光,深吸一口气“今晚我就搬走。” 
 
王杰希身形僵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缓过来。 
 
“不用这么急……等周末我帮你……” 
 
他的话说到一半又打住了,不自觉的就又要对你“过度关心”。 
 
气氛尴尬极了。 
 
你赶紧扯着嘴角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有车,我自己搬回去就行。” 
 
王杰希偏过头躲开你的视线,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 
 
02
 
你们一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生活的痕迹填充一间房子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你的衣服占了满满一个大衣柜,你还有专门的围巾帽架,梳妆台上整整一台面的化妆品和护肤品,床头柜上还有一鹿角架的首饰。 
 
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让你收拾了整整一下午。 
 
出差用的小皮箱根本不够装,你不得不去附近的快递点买了四五个瓦楞纸箱。 
王杰希没有留在家里,接到战队那边的电话他就出门了。 
 
你一个人在家里打包东西,强迫自己不要触景生情,不要思维发散。如果可以的话你想只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带走,至于回忆,就留在这里。如果能留下的话……就好了。 
 
大小箱子终于拾掇好,屋子里一下子空了许多。你前后跑了四五趟才把东西全部运上车去,多亏房子有电梯,不然真不知道要费多大劲儿。 
 
你收拾东西的时候留下了两只手镯和一枚装饰戒指,那些都是王杰希送你的,并非是矫情地要把他给你的东西都留下,只是这几样首饰都是卡地亚的,那么昂贵的礼物,不适合被带走。 
 
有的东西建立在某种关系之上就是彰显爱的形式,可脱离这种关系就变成赤裸裸的难堪。 
 
把钥匙放在餐桌上,你拖着最后一个行李箱,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王杰希,也离开了一段经营许久的关系。 
 
不必考虑你们之间是哪里出了问题,分手的时候想太多会加速崩溃。 
 
希望王杰希晚上回到这个少了你的家里,不会太过孤独。 
 
你不想他难过的,毕竟……你爱他。 
 
 
03
 
结束一段用心经营的感情,那样的痛苦足够让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失去重新开始的勇气。 
 
人就是这么胆小,让你受过伤的地方总是想要绕开的,直到时间足够久,久到能让痛感彻底消匿,那究竟需要多长时间呢?这个问题任何人都答不上来。 
 
“要我说你还是太作了”坐在你对面的好友咬着吸管“你瞪我我也得说,真的,你想啊,当初你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身边的人哪个不羡慕你啊,那可是王杰希啊,我们私下里说什么你知道吗?千年修得王杰希啊!你倒好……就为这么点事儿就跟人分手。” 
 
“你到底是谁朋友啊?我叫你出来散心的,怎么你还替他说话呢?”你翻了个白眼,这都是什么朋友啊。 
 
“不是,你自己想想,当我听到你跟王杰希分手的原因是‘他对我过度关心,我受不了’这样的理由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想转头走人吗?你自己说,你这是分手苦闷?我怎么听怎么像你自己把男朋友作跑了然后来给我秀恩爱呢啊。” 
 
唉……讲不通…… 
 
你放弃了找她分担心情的想法,闷头喝饮料。 
 
朋友见你不作声,终于收敛了贱兮兮的表情,伸手捅了捅你。 
 
“哎,老实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什么怎么想的?” 
 
“就是你说的那些,我也不理解啊,在我们看来你家王杰希对你不要太好啊,上赶着贴你冷屁股,可劲儿宠你,你到底是为什么不能接受啊?难不成……你以前受过什么创伤?童年阴影?” 
 
“咳咳……”你险些被她的猜测呛到,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又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要做到彼此理解就这么困难呢? 
 
不能指望别人主动换位思考,可就算用言语诚实地表明心迹,听者也只能从自己的立场上想当然地解读。 
 
人与人之间像隔着一杯水相互窥视,你与王杰希也好,朋友们看你也好,隔水相望的时候,生活的影子总有那么一点偏折。 
 
要怎么才能有效地沟通理解? 
 
你对此毫无头绪。 
 
“我举个例子,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知道你最喜欢吃奶茶里的珍珠,所以每次和你出来聚会,我点了奶茶自己不喝,把珍珠全留给你,你会怎么想?” 
 
“啊?珍珠都留给我?噫……感觉怪恶心的。”好友想了想,伸手摩挲自己的手臂,感觉一阵恶寒。 
 
“再假如……你出门的时候没注意撞到门,我立刻扑上去抱住你,关切地问你‘你怎么样?痛不痛?有没有事?’……” 
 
“停停停!快打住!” 
 
好友给你比了个stop的手势。 
 
“这太恶心了好吗……” 
 
你眼睛一亮,继续引导着问她。 
 
“你想想你是为什么觉得恶心呢?”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你小题大做啊,我喜欢奶茶里的珍珠我自己会买啊,不小心撞到门而已又不会撞死,按你说的那种反应也太过了吧?” 
 
你笑了起来。 
 
“对吧,所以这样的话……你能理解我的感受了吗?” 
 
好友一呆,反应过来你是在拿她作类比,想了想终于点头。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像……还真有点受不了。” 
 
你低下头去搅动着杯子里的饮料,这家店太糟糕了,饮品甜腻的发齁。 
 
饮料的液体在杯中打着旋儿,你和好友都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也许人们比起听那些道理和平铺直叙的感受更容易接受举例,因为例子会让人更能联想代入,人是无法理解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感受的,你在刚才才明白这一点。 
 
早知道就换种方式好了。 
 
可惜已经没有回头路。 
 
 
04
 
 
你记不清这是和王杰希分开的第几天了,虽然直观感受已经很久,但你知道其实大约也不过一个月左右。 
 
你不会掰着手指头去数日子,数字会让一些记忆和情绪固化,反反复复纠缠,延长分开之后的不应期。 
 
但触景生情这种事总是难免的,尤其是一起生活过的两个人。日子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日又一日的重复,波澜是少数,大多的时候一天24个小时都由琐碎填充。 
 
而分开之后你就会突然发现,这些无趣的时光里无趣的细节曾经都有人伴你度过,而将这人生生抽离后,所有事情都会变的有些不一样起来。 
 
像一个戴惯了手镯的人,突然听不到做事时手腕上叮当碰响的声音,就总觉得少了什么,人也是一样,一个人的生活像往大海里注水,激不起涟漪也听不到回响。 
 
 
家里厨房的烟雾报警器坏了,你好端端坐在客厅里看书,突然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你吓了一跳,冲进厨房把天然气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最后才确认只是楼上做饭的油烟飘进家里来,触发了警报。 
 
滴滴滴响个没完没了。 
 
你懒得收拾,开了抽油烟机,躲回床上戴着耳机听歌。 
 
直到楼上做完饭味道消散了,那警报终于停了下来。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时分,那个不安分的烟感器又叫了起来。 
 
这东西以前没有这么敏感的啊,你不过和王杰希同居了一段时间,怎么回来之后着警报器就莫名其妙坏了呢。 
 
这样忍过了一个中午,晚饭的时候它比闹钟还准时,又开始为楼上的油烟鸣叫不止。 
 
你忍无可忍,终于决心去收拾收拾。 
 
烟雾报警器这种东西,属于有它不多没它不少的存在,小区的房子每家每户统一配备,你自从买了房子住进来后就从来没留意过这个东西。 
 
站在椅子上捣鼓了半天,你也没能弄明白这东西是怎样的构造。最后想出来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拿塑料袋把它糊上。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你行动力极高,瞎凑合的功力也是一流,当下找来一个塑料袋,往那烟感器上一罩,又用宽胶带结结实实缠了几圈,保证它再也感觉不到什么油烟味儿。 
 
弄完这一切,你就坐在那烟感器下面抽了根烟,烟气蒸腾上升,被阻隔在塑料袋外面,警报器安静极了。 
 
你心满意足地眯起眼,顺便在心里佩服了一下自己朴实的智慧。 
 
时至今日你仍然想不明白,你看,明明是这样简单的事情,不必劳师动众,也无需小心谨慎,你一个人就能处理好,这些都不过是生活中的小事罢了。 
 
王杰希的想法,你始终是不明白的。 
 
是啊,在站上椅子的时候你还是忍不住地想起他那次看到你站那么高,紧张地伸开手臂护着你,非要你下来的样子。 
 
抽烟的时候嗓子里隐隐约约的干痒也让你怀念他买给你的女士香烟捏碎了薄荷味爆珠后吸一口清凉的感觉。 
 
是的,还是会想起来那些细枝末节。 
 
可这不足以说明什么。 
 
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需要方方面面的磨合,你的好友或许不懂,任何一个没有与另一半共同生活过的人或许都很难想象。磨合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要被锉平的棱角总会带来疼痛,无形的疼痛。 
 
你想起好友们最初知道你和王杰希在一起后的不敢置信,她们总嚷着“王杰希男神诶!那可是王杰希诶!他好苏!” 
 
好苏……? 
 
你不太懂这个词的意思,尽管你的好友给你讲了一大堆关于“好苏”的定义,你也只能勉强理解为温柔之类的。 
 
可是后来有一天你突然就明白了。 
 
他们所谓的好苏,大概就是他那种让你无法忍受的体贴照顾,一副好脾气,又总无微不至的、小心呵护你。 
 
好到你觉得王杰希不像个活人,至少不像你认识的任何一个普通人。 
 
他跟你提分手那次,是他唯一一次在你面前摆出冷脸,唯一一次用冷硬的语气质问你,唯一一次发火。 
 
怎样的一个人,才能把自己活的如此单薄?一个苏字就能概括这个人,你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爱情。 
 
你和他在一起之前,王杰希明明不是这样的。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罢了……多想无益。 
 
 
05
 
你火急火燎地跑出去了,下午五点半,正赶上晚高峰,三环堵的水泄不通,你此时的心情烦躁的无以复加。 
 
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个不停,想起刚才接到的电话,你就恨不得把车撂在这马路上自己去骑辆自行车。 
 
打电话给你的是一个陌生号码,B市本地的号,你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 
 
——王杰希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 
 
开什么玩笑,这是诈骗电话吧。 
 
你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是这样。 
 
但是对方没有报银行卡号,只是通知你一声,告诉了你医院地址。 
 
你冲出家门的时候脑袋里一片混乱,你知道这不合理,你有很多疑问。 
 
比如对方为什么不是联系他的家人而是联系你这个前女友,对方说王杰希伤的不是很重,那么为什么不是他打给你? 
 
等等……如果真的不是什么大事,根本不该联系你吧…… 
 
不对,或许是没带钱出门,需要垫付医疗费?不……那也不对……可以手机支付。啊……难不成是手机坏了? 
 
人怎么样呢?对方语焉不详…… 
 
一瞬间许多猜测浮现脑海,但又被你心烦意乱地一一否定。 
 
你掏出手机拨通了许久未联系过的号码,机械女声提示着已关机。 
 
无法思考,丧失理智。 
 
太担心了……好害怕。 
 
赶到医院的时候距离你接到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B市这该死的交通。 
 
你慌慌张张地冲进医院,电梯口挤满了人,显示屏上的楼层数字跳转的不紧不慢。你哪里等的急,已经快要着急疯了,转头就跑进了消防通道。 
 
长久不运动的你一路跑上六层楼,感觉像是跑了八百米,嗓子里一股血腥味。但你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给自己留,一路直奔病房。 
 
“王……咳咳咳……” 
 
你冲进病房的时候甚至忘了敲门,看到病床上熟悉的身影,你刚要叫他的名字就被自己一口气没喘匀呛住了。 
 
王杰希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听到声音转头看你的时候似乎有一瞬的恍惚出神。紧接着就被你一连串的咳嗽声强行拽回了注意力。 
 
“慢点慢点。” 
 
你咳的差点背过气,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泪花都咳出来了。 
 
运动过后人的情绪容易激昂,你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见到前男友你竟然都没有感觉尴尬。 
 
你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床边,手撑在他的床上,来来回回打量他。 
 
“你怎么样?伤到哪了?严重吗?怎么办……怎么办……呜……”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回答,你就这么自言自语着,突然就哭了起来。 
 
王杰希慌了一下,自从认识你之后,他还从没见过你这样大哭的样子,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孩,哭的抽抽嗒嗒。 
 
下意识地就伸手覆上了你的脑袋。 
 
“我没什么大事。” 
 
对,他肯定没什么大事。 
 
你迟到的理智大概是刚才上楼的时候被你跑丢了,这会儿终于回笼,你看他现在的样子,除了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哪里看得出有什么问题。 
 
“到底怎么回事……我听到说你出车祸了……嗝……我要吓死了你知道吗”你一时止不住眼泪,抽噎着问。 
 
王杰希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没那么夸张,只是刮蹭到了而已,一点小伤,不用紧张。” 
 
你这会儿情绪未平,根本没听出来他话里有话,你只抓住了你所听到的关键点。 
 
“所以还是撞到了啊!哪里?哪里受伤?严重吗?让我看看……” 
 
王杰希失笑,表情有几分无奈地掀开被子。他的右腿平放在床上,裤腿撩到大腿的位置,膝盖到小腿的部分缠着绷带。 
 
你吓了一跳,在你看来用得上绷带这种东西的都是很严重的伤了。 
 
“骨、骨折?” 
 
“不是,只是挫伤而已。” 
 
“你骗我。”你开始不讲道理“只是挫伤的话怎么会要住院那么严重?” 
 
“是留院观察一天,不是住院。要做检查才好确定肇事司机的赔偿问题。” 
 
“哦……”你判定他说的是真话,但是在确定这一点后你反而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是突然被人在后脑勺上敲了闷棍,就这么哦了一声之后,你两腿忽然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王杰希一惊,没来得及拉住你。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能站起来吗?嘶……”他着急着要扶你,可是这会儿他自己腿上有伤,根本有心无力,虽然说是没什么大碍,但这样一动作还是牵扯到伤口一阵痛。 
 
“别!你别动,我没事。”你推他伸过来的手“就是刚才跑太急了,突然没力气。” 
 
你甩了甩晕晕乎乎的脑袋,撑着地自己爬起来了。 
 
“没事吧刚才?伤口痛吗?” 
 
“嗯?啊……没事没事。” 
 
奇怪,突然好尴尬。 
 
因为你腿软跪倒了吗? 
 
好像也不是。 
 
“哦对了……你手机呢?是不是没带钱出来,医疗费付过了吗?叔叔阿姨那边要我替你联系吗?” 
 
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在你问出这句话后王杰希的视线似乎有些闪躲? 
 
“医疗费付过了,这点小事就不用联系家里了。” 
 
嗯?哪里不对? 
 
“这样啊……医生有没有交代饮食上要注意什么,你告诉我一下,我好一会儿给你买饭去,对了,要顺便买个手机吗?” 
 
“手机?不用了,只是没电了,没有坏。” 
 
没有坏? 
 
只是没电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 
 
“等等……王杰希,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是谁?” 
 
你好像忽然抓住了点什么。 
 
“……刚才拍CT的时候排队的大哥。” 
 
“啊?”你一愣,感觉模模糊糊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性“所以说……你手机也没坏,也没有忘记带钱,还让不认识的人假装出了大事打电话把我叫来?王杰希你有病吗!” 
 
王杰希尴尬地撇开视线“我没要假装出了大事……” 
 
“哈?一般人听到说出了车祸会以为没什么大事吗?”你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王杰希这个人太奇怪了,他总是做些你看不懂的事。 
 
“不是,我没让他那么说,我只是想叫你过来。” 
 
你此时心情复杂极了,这一天先是听说他出事,吓的你要死,然后得知他没什么大事,又像死里逃生一样松了口气,这会儿你只感觉深深的被欺骗了。 
 
“这种事能拿来开玩笑的吗?!”你音量一下子拔高起来。 
 
“我没有开玩笑!”王杰希语气也不怎么好。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要不是堵车我可能就一路闯红灯过来了你知道吗?你还吼我……” 
 
“……”王杰希突然就沉默下来。 
 
你越说越气,脸都涨红了。委屈感更是加倍地上涌,好不容易刚才止住眼泪,这会儿鼻子又发酸了。 
 
真是的,怎么又是这样。 
 
分手后第一次见面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也就算了,竟然一见面就又吵架。 
 
哦……吵架…… 
 
王杰希跟你吵架了。 
 
在你们恋爱的那段时间里,这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他甚至连大声对你嚷几句都不曾有过,就连责备你的时候都是无奈中带着浓浓的关心,就是因为这样,他好像什么时候都那么一副宠着你的样子,让你有不满都说不出口,因为不忍心拒绝他那么温柔的好意。 
 
那样的王杰希,完美的让你觉得不真实。 
 
“噗……” 
 
你突然就笑了起来,眼泪都绷不住流了出来。 
 
王杰希被你这又哭又笑的反应弄懵了。 
“怎么了……?” 
 
“没什么……嗯……那什么,你要是想见我你就直说啊,别吓唬我啊。” 
 
你这记直球让王杰希猝不及防,一向淡定从容的他竟然连耳根都红了起来。 
 
“……我也是有尊严的。”他踟蹰半天,竟冒出这么一句来。 
 
现在双商在线的你,一下就get到了这句话的点。 
 
——我也是有尊严的,男人的自尊。 
 
——所以也有不愿意低声下气的时候。 
 
你杵在床边,呆呆地看向王杰希,你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这让你觉得似乎需要重新认识眼前的人。 
 
王杰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跟你对上了视线,眼神中有你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那是你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最为吸引你的东西——坚定。 
 
“我想过了……”他直视着你“我们之间真的有些问题。” 
 
“什么……” 
 
“我们不够了解彼此,也没有试图真的去了解过对方。” 
 
啊,这一击正中红心。 
 
你想了好久都没想到的问题核心,就被他几个字恰到好处地点了出来。 
 
是的,你们明明做了很久的恋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做最亲密的事,可你们却不是真的了解彼此。 
 
像他不能理解你拒绝他的温柔,你其实也没有真的试着去了解王杰希。 
 
一直以来……你想的都是该如何让他理解你的感受,如何让他体会你的心情,你唯一的期待是他能懂得你的心情,然后给你一个让人舒适的距离空间。 
 
你从来没想过,王杰希又是为什么总对你那么小心地关照,你只觉得恋爱之后他变了,却未曾找过原因。 
 
人在感情中是自私的,这其实没什么错,毕竟不能将自己一分为二,一份扮演自己,一份扮演对方。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无可指摘,可这也难免带来更多的误会。 
 
言语、表情、行为……这些都会骗人,每一双眼睛都能解读出不同的故事,这世上只有努力体会,没有换位思考。 
 
“在听吗?” 
 
“嗯……我听着呢。” 
 
“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是强迫你,我的意思是……”王杰希说的有些语无伦次,他竟也有这样笨拙的一面。 
 
“可爱……” 
 
“什么?” 
 
“突然感觉,你这样还挺可爱的。” 
 
“咳……”不,被说可爱并不开心啊“总之,如果我说想重新开始,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了。 
 
毕竟……你爱他啊。 
 
 
06
 
你又搬回了王杰希的住处。 
 
这天你终于可以确定,你和他分开的时间是一个月零二十一天。 
 
你也的确看到小区门口的保安看到你搬东西回去的时候那个眼神——现在的小情侣啊,分分合合的瞎闹呢,也不嫌麻烦。 
 
才不是瞎闹呢。 
 
谈恋爱是试探与交锋,每一次触碰彼此的底线,每一次磨合中铿锵迸溅的火星,那些都不是无理取闹。 
 
『为了学习怎样爱你』——那是很重要的功课。 
 
王杰希躺在床上,看你里里外外忙活着搬东西,累的满头大汗。他有些抱歉。 
 
“来休息会儿吧,那些东西不着急。”他拍了拍身边的床,示意你坐过来。 
 
“呼……没关系,还剩一个箱子,一次性搬完就好了。”你把堆在门口的箱子往家里踢了踢“杰希啊,你有没有觉得……我其实挺能干的?” 
 
王杰希一愣,继而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太能干了,我都帮不上忙。”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啊。”你怕他又想到之前吵架的事,连连摆手解释。 
 
“嗯?放心,不要过度关照对吧,我这次记得了。”他笑着故意说这些逗你。 
 
“你这人……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啊。” 
 
“是吗……那你以后可得看仔细了。” 
 
“……” 
 
这人本性怕是有点蔫儿坏。 
 
等你忙忙碌碌地收拾完已经是晚上了,你累的想要立刻咸鱼瘫,当然,你也的确这么做了。 
 
王杰希躺在你身边看书,你眯着眼睛看他在台灯下线条柔和的侧脸。 
 
偎着凑近过去,亲他。 
 
你的头发蹭的他有些痒,王杰希耐不住你这番动作,放下书转过头来回吻你。 
 
“腿还痛不痛?” 
 
“一点点,没关系。” 
 
“哦……那就好。” 
 
王杰希笑了起来。 
 
“我发现……你似乎的确在这方面很不擅长。” 
 
“哪方面?” 
 
“关心别人,以及接受别人的关心。介意跟我说说吗?你真实的感受。” 
 
“也……没什么特别的”你有些别扭起来“只是你太过照顾我,会让我觉得有负担……你不要多想,我的意思是……我们都是成年人,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够更加平等,彼此扶持,而不是单方面被照顾。” 
 
“好,我会记得的。抱歉,以后不会了。” 
 
“说什么抱歉啊……哎,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你从床上翻身坐起来,认真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你又是为什么呢?恋爱以后感觉你变了好多……我是指……嗯……你懂得。” 
 
王杰希也认真地想了想,就在你准备好听他的答案时,他却是笑着说“这个问题,我还是更希望你自己发现啊。” 
 
“耍赖!” 
 
“嗯,我耍赖,你要怎么办?” 
 
啊……这个人真是…… 
 
说好的互相了解呢? 
 
亏你还一本正经地讲了自己的想法,轮到王杰希那边就被他轻描淡写地绕过去了。 
 
 
这天你实在太累了,白天搬家晚上收拾房子,你跟王杰希闹了一会儿就敌不住困意,不得不向他妥协认输。 
 
去洗了个澡,准备早些休息。 
 
你正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却看见王杰希下床往你这边走来。 
 
“哎哎!”你把吹风机撂下,赶紧跑过去扶他“你要干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我帮你啊,怎么自己下床来了,医生说要休息几天才能走路。” 
 
王杰希顺着你的动作把手臂搭在你肩上,扶着你的肩膀做支撑。 
 
“没事,也不是很疼。” 
 
“那也不行!”你答的斩钉截铁“总之你快回去躺着,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做的。” 
 
“哦?真的?” 
 
“当然了。” 
 
“包括上厕所吗?” 
 
“咳……内什么,我扶你吧,你小心点。” 
 
你听到了王杰希在你头顶闷笑。 
 
你们房间的浴室是干湿分离的,但是尽管如此,你刚才洗完澡后站在镜子前面擦身体,长发湿答答的水还是流了一地。 
 
你生怕他不小心滑倒,硬是忍着羞耻誓要陪同全程。 
 
王杰希有些无语。 
 
“你确定?” 
 
“确定……吧?……哎呀你烦死啦,我还不是怕你摔倒。” 
 
要恼羞成怒了。 
 
“不……我想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我会小心的。” 
 
“我上网查过了,你这样的情况受伤的腿不能受力的!总之……哎……你快点解决。” 
 
“……” 
 
更尴尬了。 
 
“这样……你在门外等我,然后我叫你进来好不好?”王杰希做最后的挣扎。 
 
其实又不是什么刚处对象的小情侣……他倒是无所谓,可到底是分开了一段时间,被你这么一闹,连带着他也不好意思了。 
 
“就这么办”你考虑了一下,飞快地回答了他,然后转身就跑了出来。 
 
王杰希隔着门在那头笑。 
 
笑笑笑……笑个鬼! 
 
这时候想想你那群朋友们对王杰希的评价——男神?好苏? 
 
男神也是会上厕所的你们知道吗? 
 
男神夏天还会刮腿毛的哦,超娘炮! 
 
男神的内裤不会单独洗的哦,换完就随手丢洗衣机! 
 
男神累的时候不洗澡就睡觉哦,出汗算什么! 
 
男神的袜子经常凑不成对哦,反正都是一个颜色随便穿嘛!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立刻坠落凡间了? 
 
 
啧……果然还是距离产生美。 
 
“嘶……”你正在心里编排着王杰希,忽然就听到卫生间里他似乎发出一声痛呼。 
 
你一下子慌了神,哪还顾得上考虑那么多,立刻拉门进去了。 
 
唔……一头正撞进他怀里。 
 
王杰希搂着你,身体的重量放了一部分在你身上,你不得不紧紧回抱着他的腰给他支撑。 
 
“怎么了杰希?伤口疼了吗?能走吗?要不就在这里坐一下,我帮你看看,不行咱们去医院……” 
 
王杰希就这么抱着你不吭声。 
 
“杰希……杰希?”你叫他“杰希你别吓我啊……到底怎么了?” 
 
他箍着你的手臂更紧了一些。 
 
“嗯……你——” 
 
“什么?”你没有听清他低低的气音是在说什么。 
 
“我说……你现在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你还是摸不着头绪。 
 
“刚才问我的问题,现在给你回答了。” 
 
——为什么恋爱之后变了很多?为什么对我那么小心翼翼? 
 
——因为爱你,所以听到你有一点不安全都紧张的要命。 
 
“我只是想给你更多更好的。”你听到低低的声线伏在你耳边这样说着。 
 
许多解不开的疑惑忽然就都明白了。 
 
一个人的时候能扛过狂风暴雨,两个人在一起后却恨不得把对方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婴儿。 
 
我想给你更多更好的——爱情就是这么盲目而傻气的东西。 
 
没有对或错。 
 
在立场互换的那一刻,你们终于理解了彼此。 
 
这些不过是你们为爱犯下的小错误而已。 
 
——The End—— 
 
想了想……还是废话两句解释一下。 
分手之前为什么女主体会不到王杰希的感受呢?因为没经历过啊。 
王杰希好好男友当的用力过度,完美成个纸片人了,完全不需要女主操心他嘛╮(╯▽╰)╭
 
所以这其实是一个谜之死循环: 
王杰希:爱她想给她最好的→要做的完美→她为什么不领情→感觉好挫败=她可能不需要我 



女主:过度关照感觉被他当成智障→各方面都做的太好了我有脾气都没处发→可是好憋屈=他可能不需要我 
 
以上,一如既往笔力有限,写不出来满意的文哭唧唧 
 

评论

热度(655)

  1. 捕捉皮皮修小分队🚬未闻花名_要复习考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