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皮皮修小分队🚬

KA 争吵

波瑠:

假期还有一半的时候,Kongphop去了清迈,白天出去和他在清迈的朋友玩,晚上回Arthit租的公寓等他下班。


这是一种新的模式。
早上在男朋友温暖的怀抱里醒来,晚上回家开门就被他搂住黏上来,Arthit感觉像在做梦一样,一个人住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直到现在才真正有家的感觉,这样的日子说真的,他永远不想结束。
Kongphop则感到新奇,早上送走Arthit后,他帮他收拾房间,就像当初第一次踏入学长房间时那样,他观察着学长房间里的陈设,收集线索描绘他现在的生活状态,于是,很快就又想念他了。
他发现Arthit还是和以前一样,房间有点乱乱的,喜欢漫威模型和漫画,那把吉他也还挂在墙上,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现在有了新的朋友圈——他经常提起他部门里的朋友,还有一个有点奇怪的人,非常照顾他的前辈,P'Van。


其实Arthit也没有很频繁地提起他,他们也没有过分频繁的联络,但是当他出现在他们的话题里时,Kongphop就感觉到不舒服,至于原因,他现在突然明白了,Arthit提起别的朋友时,都是成帮结伙,比如今天和谁谁谁他们几个一起去吃饭玩了什么游戏,和他们去唱k他们都夸他之类的嘻嘻哈哈的事,而提到P'Van,Arthit是像现在这样,一脸崇拜的,单独讲起他,多半是正经事,他讲起这个很帅又很优秀的前辈,讲他非常照顾他,给他很多指引,比如现在他倚在Kongphop身边给他讲的就是,P'Van提示他公司上层存在各个派系,又是怎样暗潮汹涌,初出茅庐的Arthit根本看不出这些,也不很在意,但是他很感谢这位前辈,他说知道这些是为了提醒他,避免触犯一些禁区遭受波及。


“P'Arthit,你就这样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吗?”语气酸酸的,Kongphop伸手揽过了身边喋喋不休的人,用力捏了捏。
“哈哈怎么?你吃醋吗?”Arthit听出了自己男朋友酸酸的话,但并没有在意,出言调戏他。
“是啊!”
没想到得到的是肯定而坚决的回答,Arthit愣了一下,还是没当回事,继续没心没肺地说:“那我也要夸,P'Van真的是个很好的哥哥啊~”
“嗷嗷真是的,P!不要老是叫那个名字!!”Konphop真的受不了了,听见Arthit用软软的声音叫那个名字,还叫他哥,就气得想撕枕头,他使了些力气按住他翻身压上去,狠狠堵住了那张惹祸的嘴,手也有些发狠地去扯他的睡衣扣子,气死了,他要干得他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喂!你…你又发什么疯!…”Arthit被这突如其来的走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沉沦了,Kongphop很少对他这样粗暴,急三火四的,他带着些邪气和调笑的眼神撩得Arthit心脏狂跳,也激起了他一些原始的征服欲望。还蛮喜欢让他吃醋的,Arthit毫不示弱地迎上小狼狗渴求的,充满占有欲的目光,有些坏心地想,拉过他的衣领再一次啃了上去。
于是,打一个巴掌给一筐甜枣,虽然一开始是被欺负的,但是到后来Arthit也丢开了别扭,叫了一晚上他的名字——"Kong"。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Kongphop真正见到了那位P'Van。
 
雨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从Arthit公司门口的屋檐上簌簌地落下,Kongphop收了伞站在屋檐下。他来接Arthit下班,这是他第一次出现在他们公司,他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着他的心上人。
可是,当他终于等到Arthit出来,他看着Arthit身边有人为他开门,他们一前一后地出来,Arthit笑得露出甜甜的酒窝,眼睛里的星光一下子暗淡了。
“嗷!Kong!你来怎么也不告诉我?”Arthit看上去很高兴,快步走到了Kongphop面前。
而他身后的人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一副热情友好的样子,跟着Arthit一起过来了。
“嘿,Kong,这位是P’Van,是我公司的前辈。”Arthit率先给Kongphop介绍。
“呃,P’Van,这是Kongphop,是…”
“你好,Kongphop。”还没等Arthit说完,这位P’Van就抢先往前迈了一步,跟Kongphop打了招呼,直视着他的眼睛,笑容可掬。
“你好。”Kongphop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还在想,刚才Arthit要怎样介绍他。Kongphop认真盯着这个亲切微笑的人,可是他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里并没有笑意,他想,他可能是猜得到他们的关系的。
Arthit有点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要怎样介绍,会顺嘴说出是男朋友吗?还好P’Van没有让他说完,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觉得气氛有点尴尬,Arthit先开了口:“呃,P’Van,那我们就先走了,谢谢你说送我。”
“好,不用客气。”P’Van语气温柔,也冲Kongphop点点头。
“那,再见,P’Van。”
Arthit转身要走,却被人搂了一下肩膀,但很快就松开了。
“再见,暖暖。”叫Van的男人撑开伞,率先走进了雨幕里。
Kongphop看见了,看见了刚刚他搭在Arthit肩头的手,轻轻摩挲了一下,也看见了,他临走时带有挑衅意味勾起的嘴角,也听见了,他知道那个小名,他叫他暖暖。
Arthit也有点愣住,虽然这位前辈问过他的小名,但是他是没有叫过的,只是说很可爱。他抬眼看着面前的Kongphop,莫名有些心虚,他觉得自己应该撒谎说没有小名的,他应该把这个特权留给Kongphop。
于是,他讨好般的,去拉Kongphop的手腕,却非常意外的,被眼前的人用撑伞的动作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Arthit意识到了一些不对,他侧头看向身边帮他撑伞的人,发现他的脸色比头顶的天空还要阴沉。
“…Kongphop?0062?”
“嗯。”
Arthit一直试图找话,可是Kongphop并不回应,他有些紧张,他觉得Kongphop的眼睛里不再是繁星满天,而像是在酝酿着狂风骤雨。
他们可能要吵架了,Arthit难过地想。


沉默着回到家,还是Arthit试探着先开了口:“呃,Kong,对不起,我不应该告诉P’Van那个名字的。”
“他知道你有男朋友吗。”Kongphop沉着脸问了另一个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小名的事,他认为Arthit在避重就轻。
“呃,他知道我有喜欢的人。”Arthit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有点害怕这样的Kongphop,他的眼神从来没有这么寒冷。
“你们讨论过这个问题?”Kongphop的眼神看不出情绪,他有些自嘲地垂下眼睛,Arthit的生活,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啊。
“呃呃,你干嘛啦,P’Van真的只是一个很好的前辈,像哥哥一样对我的。”那种质问的语气问得Arthit不舒服,他有点生气了,不被信任的感觉让他恼火,他不喜欢Kongphop那样冷地盯着他,那让他有种错觉,他好像根本不喜欢他。
“我说过,你别叫他哥哥。”这仿佛是一个雷区,Kongphop现在非常介意自己年下的事实,他努力使自己成熟,却挫败地发现敌不过真正的客观事实,那位P’Van,看上去就城府颇深,阅历丰富,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暗藏风暴,绝对是个危险的人。哥哥是可以依赖的角色,他总是觉得Arthit不够依赖他,他受不了Arthit被别的人捧在手里照顾,尤其那种绝对是有非分之想的人,更受不了Arthit在别人面前露出那种软萌的弟弟模式。
“没完了是吗?不是哥哥,难道是弟弟吗?”Arthit说完就有点后悔,这话有点过分,他知道Kongphop内心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他一直想做照顾他的人。可是话已经出口了,Arthit不想示弱,他没做错什么,理直气壮。
Kongphop没说话,他偏过头,不看Arthit了,深吸了几口气控制自己,他不想和Arthit这样吵架。
……
彼此对峙了一会儿,Arthit叹了口气,感到心累,不想再和他计较,说到底他只是吃醋了,于是尽量使语气平和下来,跟他解释:“Kong,你误会了,我问过他的,是不是喜欢我。”
Kongphop还是没说话,只是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Arthit有点不高兴,还是忍着脾气继续说:“有时候我也觉得他对我太好了,所以上次他来我家,我就问他了,该不是喜欢我吧,他说‘是啊,大家都喜欢你’。所以你看,不是那种啦。”
这样说自己,Arthit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在Kongphop看来就像是在回味,还因为他的话害羞,他真的气到发抖了,压着嗓音问他:“他来过这?一个人?”
“是啊,上次我们聚餐他顺路送我回家……”Arthit还在那理直气壮地讲着。


真是要疯了。Kongphop感觉血压都在升高,他不想听了,再听下去他怕自己真的会控制不住拍桌子,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抓过外套向玄关走去。


“干嘛!你要去哪?!”Arthit也站了起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一下子又被这小子惹火了。
Kongphop没理他,手都有点抖着穿好鞋,最后拉开门甩下一句:“出去。出去生气。”
门“砰”地一声被摔上了。


滚滚滚。


Arthit气得抄起一个抱枕就砸了过去,可怜的抱枕撞到紧闭的门板后无力地滑了下来。
他气得手心里都是冷汗,又很委屈,不明白为什么他解释过后反而惹得Kongphop更加生气,甚至头也不回地摔门走了。在他的概念里,如果是那种喜欢,是不敢那么随便地承认的,他想起他们还没挑明关系的时候,那种喜欢的感情,是隐秘的,是沉重的,是不会被当作玩笑话般轻易宣之于口的。所以他才会觉得,P’Van只是拿他当弟弟,他对他好,只是来自前辈的亲切照顾。
他看着变得空荡的房间,生kongphop的气,生自己的气,生所有人的气,他又抓起手边一件Kongphop的衣服,用力甩了出去,可是当事人已经走了,arthit像怎么哭闹也没有人关心的孩子,疯狂烦躁过后只剩下脆弱和悲凉。


Kongphop迅速带走了他自己制造的风暴中心。
他不能再待在那个房间里,不想事情愈演愈烈,不想对Arthit吼出来,不想那样伤彼此的心。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阵雨过后阳光很好,可是他的心里却仍阴云密布。
那个P’Van居然单独来过Arthit的家,甚至是在他之前!他们还在他家里讨论那种问题…他现在无比痛恨这个心机深重的男人,那样回答Arthit,听起来像是调笑,可是实际意义上却是肯定回答,也可能他并不想认真,只是喜欢暧昧,但是这更让Kongphop生气,他一想到P’Van那种笑里藏刀的表情,就恨得咬牙切齿,他狠狠地捶了路边的树一拳。
他也生Arthit的气,气他完全没有危机意识,怎么能让这种危险分子单独进他的家!也气他天真,对这种人就应该防微杜渐,离得远远的,永远不要搭理!
说到底,他最生自己的气。徒然而生出一种自卑情绪,那位P’Van,客观上讲真的很帅,眼眸深邃,游刃有余,有领袖气场,却又笑得平易近人,从头到脚,甚至连他精致的袖扣都散发着成熟的魅力,Kongphop嫉妒,他觉得他自以为的成熟在那个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好像拼命成长也追不上一个本就站在山顶的人。
他想造一座宫殿把Arthit藏起来,阻挡一切觊觎他的牛鬼蛇神。
 
不停的胡思乱想让Kongphop感到疲惫,最终他还是想到Arthit。他累了,想回到他的身边,自己不成熟也好,不够强大也好,他是arthit真正的男朋友,他们不应该因为一个外人而自乱阵脚。他太傻了,他想起自己刚刚摔门出来,Arthit应该会气到炸吧,他后悔了,他又想起Arthit还没吃饭,他奔跑着原路返回。


Kongphop有些心虚地转动钥匙,开了门。摔门出去时的气势全然不在,他轻轻换好鞋子,小心地迈过被Arthit扔得满地的抱枕和衣服,把从楼下买的炒饭放在餐桌上,有些紧张地向Arthit走去。
Arthit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听见开门的声音暗自松了口气,但是从Kongphop进门就没看他一眼,他还在不爽,冷着脸盯着电视屏幕不理他。


“P'Arthit,对不起…”Kongphop走过来,蹲在了Arthit的脚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歉,他仰头看着Arthit,像一只乞求主人原谅的大狗狗。
Arthit还是没理他,他不想这么快就给他台阶下,老子不是你想发火就发火,想哄好就能哄好的。
“P…对不起,我吃醋了,不应该对你发火的…”Kongphop有点着急,他单膝跪了下来,手覆上Arthit的手背,握住他冰凉的手。
Arthit斜他一眼,抽出了手,说了一句别碰我,音量没有很大。
这并不可怕,倒像是给了Kongphop鼓励,他自动把那句“别碰我”翻译成“快抱我”,起身蹭到Arthit身边,轻轻抱住了他。
哼,没那么容易的,你想摔门就摔门,想和好就和好。Arthit不为所动,不推也不回应,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换了个台。
Kongphop有点自暴自弃,他任性地想,他就是弟弟,就要撒娇。于是他死皮赖脸地搂住Arthit的脖子,掰过他的脸腻腻地亲上去。
怀里的人开始推拒,躲着他的唇,却躲不开,小狼狗对他穷追不舍,每亲到他一下都说着对不起。终于,一直躲避的人停止了乱动,Kongphop捧住了他的脸,一下一下轻轻地吻着,却在想加深这个吻时摸到了Arthit眼角冰凉的液体。
他一下子慌了。调整了姿势把Arthit用力抱进怀里,轻轻顺着他的背,心疼得也红了眼圈,他想着刚刚把Arthit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时候,他该有多委屈。


哭个鬼!Arthit气自己没出息,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了,刚刚无处发泄的生气和委屈像滔天的洪水终于冲垮堤坝,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他用咳嗽掩饰抽泣,哽咽着止不住轻轻发抖。
他第一次看到Arthit这样哭,Kongphop紧紧抱着他安抚,自责又后悔,一直忍在眼圈里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好像用了很久,Arthit慢慢冷静了一些,使了力气推身上的人,想要站起来。
眼睛红红的小狼狗却不放手,带着重重的鼻音问:“去哪?”
Arthit瞟了他一眼,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梗着脖子说:“出去。出去哭。”
“不要了,就在这哭,好吗?”Kongphop破涕为笑了,重新抱上去。他的学长记仇时也是极其可爱的。
“…那你也是,以后就在这生气。”Arthit愤愤的,揪起他男朋友的衣服狠狠擦了擦鼻涕。
“好…”


云收雨歇,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吃饭。
“喂,跟你说个事,P'Van要调到海外分公司去了,过几天我们部门要聚餐。”
Arthit戳着饭,还带着别扭说。
“嗷,那真是恭喜他了。”小狼狗翻了个白眼,有点开心,嘴上还是说着酸话。
“当面恭喜去,你跟我一起去。”Arthit不看他,自顾自地说出命令,又把叉子伸过去,叉走了对方盘子里的一块煎蛋。
“P…”
像喝下一大口热牛奶,热热的暖流灌进Kongphop的心里,让他心口发烫,炸起的毛彻底被捋顺了。
他的学长从来不让他受委屈。


“Kongphop,我不会喜欢别的男人,我到现在也没觉得自己是gay。”
Arthit放下叉子,看着Kongphop的眼睛严肃地说。
“P'Arthit…我也是。”Kongphop突然明白,为什么Arthit对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没有戒备,他根本没感觉,也不会想到那里去。他突然就安心了,心也完全明朗了,他明白Arthit意有所指,却还是想逗他说出来:“那别的女人呢?”
“不会💢…”
“别的猫呢?”
“别的狗呢?”
“狗的话只喜欢你这一只行了吧!”Arthit红着脸,抓起桌上的纸团用力丢了过去。


————END—————


想写吵架,于是就写狗血的吃醋梗惹,于是想求教大家,除了吃醋还有什么能KA生气的事啊,lo主恋爱经验不足又好糊弄hhh,想不到什么特别严肃的生气点额,求回应,求点拨XDDD


 
 
 

评论

热度(865)